搜尋此網誌

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

淨空老法師:【一句佛號】念佛人要把阿彌陀佛念熟、念透

這個身體死了之後到哪一道去,完全是阿賴耶裡面含藏的種子,哪一個種子力量最強,它就先受報,力量弱的後受報,這強者先牽。就因為這麼一個關係,這麼一個道理,所以念佛人要把阿彌陀佛念熟、念透,這個力量最強,臨命終時,念佛這個種子牽引你到極樂世界,原理就在此地。所以不可以對其他的境界產生深刻的印象,那個事情很麻煩。

  一般人情執很深,他喜歡的人念念不忘。尤其老人,看到自己的兒孫,兒子不想了,想孫子。兒子不可愛了,為什麼?長大了,胡思亂想,不聽話了;孫子還小,聽話。孫子長大了,也不行了,重孫子。這個總是,總在放在心上,念念不忘。那他到哪裡投胎?如果這一生做人還做得不錯,五戒十善還行,來生可以得人身,就去做他孫子的兒子了。

  他喜歡他,不願意離開他,他就這麼來了。所以祖父母、曾祖父母又回來了,又做他的兒孫。這種情形有。如果你愛別的東西,你就到那一類去了。現在我們所看到的,有人養寵物,對寵物的那個愛,那個疼愛,超乎對家裡頭任何一個人。他要喜歡那個小狗,來生很容易去墮狗胎,去墮畜生道;喜歡小貓,他就變成小貓,這個很可怕。

  所以樣樣都要放得下,就對了。永遠記住《金剛經》上告訴我們的,這金剛智慧,一點都不假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。真正要練到樣樣放得下,可以受用,不可以佔有,不要有佔有的心,不要有控制的心。來到這個世間,把這個世間做為我們觀光旅遊想,我們居住這個環境是旅店,不是我的,我在這裡受用它,我不會有佔有的念頭。

  把這個地球當作我們這次來觀光旅遊的一個風景區,樣樣可以受用,賞心悅目,絕不找煩惱。你要佔有它,就有煩惱;你要控制它,就有煩惱。真正不分別、不執著,你得大自在,你得的是真快樂,確確實實心包太虛、量週沙界,那是我們的本性,我們本來的心量就這麼大。經要認真學習,能體會多少,要把這個理、事都落實到生活當中,就得受用了。得受用就是過佛菩薩的生活。

恭錄自《淨土大經科註》(第三三六集)

淨空法師:我們一生在這個世間來幹兩樁事情: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


 摘自淨空法師講《地藏經》 1998/5 講於 新加坡淨宗學會

周邦道學佛知因果為公家節省,一點都不敢浪費


  我曾經跟諸位同修說過,我以前念中學的時候有個校長周邦道先生,是江西人,以後他來到台灣。過去在中國大陸他做過江西省教育廳長,抗戰勝利之後,在台灣他作考選部政務次長,政務次長在中國就是第一副部長。公家配給他汽車,他老人家公事出門用公家的車,私事出門自己乘巴士。為什麼?不敢浪費公家的汽油,不侵損國家的財物。在這個時代還有這樣的官員,這是我們應當要學習的。都是在家居士,天天讀經,明白道理,了解事實真相,他們做出榜樣來給我們看家裡面有公家給他裝的電話,不是公事不用家裡電話,家裡面小孩都不准打電話。念念都能夠為國家想,替國家節省一分錢都是好事情,一點都不敢浪費我們今天拿到國際電話,不懂得長話短說,羅里羅嗦的一打打好久,“侵損常住”。你本來重要的事情,幾句話可以能解決的,拿起電話在那邊聊天問長問短,這個電話費用常住付,侵損常住,大家不曉得這個利害。
  所以我鼓勵大家,現在我們有些必須要知道的事情,傳達訊息最好統統用傳真,傳真能夠節省時間。你五分鐘可以傳十幾張紙,這十幾張紙你寫的東西內容夠豐富了,這個好。而且他拿到傳真,一遍沒有看清楚,還可以看第二遍;電話打半個小時,不如五分鐘傳真的效果,電話費用跟傳真費用是相同的,你省了多少!不知道造作阿鼻地獄的罪業,自己不曉得。將來墮阿鼻地獄喊冤枉,閻羅王把你這些事蹟當面拿給你看,你一句話都沒得說,你的證據都在。細說都在《戒經》裡面,此地是把重要地方略略的提一提而已。

我們出家人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才真正如法


  我們現在要能體會到“物力”的艱難,這一切眾生、全世界的眾生,不知不覺造作無量無邊的罪業。雖然享福,那個福報差不多快享完了。福享盡了,災難就來了。這個災難,佛法裡面講“花報”,果報在地獄。“花報”是“果報”的預兆,我們怎能夠不警覺?為什麼不在這一生當中,短短的數十年寒暑咬緊牙根,學習釋迦牟尼佛,過一個最簡單、最樸實的生活。除了弘法利生,利益大眾,我們應當要做。個人生活需求,必須要節省到最低限度
  如果我們出家人身上一分錢都沒有,真正如法!我們出門需要用錢的地方,常住供應,出門也要節省,回來之後還有多餘的,交回常住。我們能這樣做,決定得到一切諸佛護念,龍天善神保佑。我們今天起心動念、所作所為,不如法、不如理,說老實話,諸佛不護念你,龍天善神瞧不起你。誰在你的周邊?妖魔鬼怪。妖魔鬼怪得其便利,所以你常常有病苦、有殃罰,自己還不自覺。

我們一生在這個世間來幹兩樁事情: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


  不學佛的人真的不明白,學佛的人明了了,我們這一生在這個世間來幹什麼?兩樁事情,“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”
  “ 上求佛道”一定要念佛求生極樂世界,這就是“上求”,這一生當中決定辦到
  “ 下化眾生”就是給一切眾生做一個好樣子,那個下化你就做得很圓滿今天世間人貪財、貪名、貪利,我們做個樣子把財、名、利捨得幹乾淨淨,這就是“下化”不需要說,也不需要人知道,你肯做,有一、兩個人曉得,他們就會宣揚,就會告訴人。哪個地方出家人是這個作法,這些出家人身心清淨得大自在,智慧充滿,令世間人羨慕、嚮往,來向你學習,才能收到真正利益眾生的效果。
  間災難從哪裡來的?世間人以為這些大自然與我們沒有關係,所以把這些災難都推給自然災害,非人力所能為,責任都推掉了。只有真正學佛的人懂得, “依報”跟“正報”是一體,“依正不二”特別是《華嚴經》把這個道理、事實真相,講得十分的透徹明白。我們起心動念、所作所為,像毫髮、微塵那麼小、那麼微不足道,都影響到盡虛空、遍法界。你一念善,影響虛空法界,一念惡,也影響虛空法界於是佛給我們說的“共業所感”,這個話我們聽了決定沒有疑惑
  古時候的這些帝王,包括知識分子,中國的知識分子沒有不讀佛書的,都明白這個道理。遇到自然災害,他們都很認真的反省懺悔、改過自新,來挽救劫運,他們懂得這個道理現在學了些科學,不承認這個事實,認為這是妄想、幻想,不合乎科學的原則,迷信科學。科學所研究的是整個宇宙人生某一部分,佛法是講全體,執著某一個部分,往往傷害到整體。唯有顧全整體大局,才能夠解決問題,這是我們不能不知道的佛在大乘經典,常常教導我們深解義趣,我們解得淺不行,深解,一定要身體力行。

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

【淨空老法師】 念好佛號要守兩個條件!


念好佛號要守兩個條件!
念佛這個方法,正如蕅益大師所說,是最直捷、最穩當、最圓頓,簡單容易,對你的工作決定沒有妨礙。你要想把這個佛號念好,一定要守兩個條件:

第一個條件,不能間斷。
諸位一聽說不間斷就害怕了,我得要工作,工作就不能念佛,這就一定要間斷了;這個不間斷,是講你早晚功課不間斷。你自己看看自己的環境,不要勉強,不要好高騖遠,一天訂好多好多功課,你自找麻煩。工作忙碌的人,早晚課就念十聲佛號,用十念法。所以不間斷,我每天早晚都是十念,一生當中沒有一天間斷,這就叫不間斷,你要懂這個意思。這個十念法,不要看輕了,它會使你養成一個念佛的習慣。平常是散念,沒有事情就念,有事情就不必念,你去做事情去。所以學佛不要學呆了,要懂這個道理。

如果是清閒一點的人,佛號就訂多一點,或者念一百聲佛號,念珠一百零八顆,你念一串,或者念三百聲、五百聲、一千聲,隨自己訂。到你將來年歲大,退休了沒有事情,這個時候訂一萬聲、二萬聲,可以,為什麼?不要做事了。現在年輕,還有工作、家庭兒女,你要是一天念十萬聲,那你什麼事都不要幹,你一家人都不要吃飯了,這是不可以的,諸位一定要懂這個道理。我們念佛要逐漸增加,不能今天訂一萬聲,念得氣也喘不過來,工作也沒法子做好,明天再跟菩薩請個假,我念五千聲,後天再念三千聲,這就是退轉,這個要不得。寧可只十念,我念上幾年以後,念成習慣了,慢慢再增加,這是精進的相,而不是退轉。開始寧可少,愈少愈好,要這樣用功。

第二個條件,就是不夾雜,這條非常重要。
不但世間一切雜事不摻雜在裡面,出世間一切佛法也不夾雜在裡面。所以念佛人要讀經,其實讀經也是念佛,憶佛念佛,你讀經就想著佛,整個經文從頭到尾都是講佛,講這些理論方法境界,想著佛,讀經也是念佛。我們念什麼經?除淨土經之外,最好不要念,也不要聽,為什麼?不夾雜,這個重要!有不少人,他什麼經也看,到處都聽;我告訴諸位,這個事情學不得。真正有到處參學的人,他聽是聽了,他那一句阿彌陀佛沒有受影響,這行,這個可以。如果我們聽了會受他的影響,聽了覺得那個不錯,也想去學一學試試看,就糟了,你那個念佛功夫摻雜別的東西在裡頭,你就得不到一心,不但得不到一心,功夫成片都困難,所以說不可以。

幾時到我們自己如如不動了,那行,什麼都可以看,什麼都可以聽,那個不礙事;沒有到這個功夫就不可以。真正做到像《金剛經》上所說:不取於相,如如不動。那個時候不管什麼人講經都應該去聽,為什麼?做影響眾。因為講堂人多了,莊嚴!外面的人看到講堂這麼多人,他也會坐下來聽聽,會影響別人。如果這個講堂里法師講經只有三、五個人聽,外面的人走到那裡一看,他不願意進來聽。我們還不夠資格當影響眾的時候,那就避免外面境界來干擾自己。所以先求一心不亂,先求功夫成片,把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基礎打好,這比什麼都要緊。


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

【黃玉蘭菩薩往生事跡】--殊勝稀有

文:開願法師

我從小就跟著母親學佛,天天跟著母親去唸經念佛,佛門裡這樣熏陶著。當時母親經常跟我說,出家多麼好,祖師們多麼厲害,經常灌輸這樣的信息。聽得很多但不以為然。當時是孩子,就像聽故事一樣,聽了也沒有想出家的念頭。因為母親念佛,帶領大家修行,自己是小孩子跟著母親跟著大家一起念佛,就這樣熏陶長大的。

等到母親快要往生的前一年,有一天,我和母親面對面坐著聊天的時候,她又問了一句,你出家吧,咱家有一件大事情,必須有一位出家的才能完成這個大願。我說,行,聽您的我出家。母親很高興,就拉著我到佛堂,點上三支香,說,剛才說的不算,你要在佛菩薩面前發願。發了願才算,我給你做證明。我說行,我就跪在佛菩薩面前發願出家,給佛菩薩磕了三個頭。這樣,肉身菩薩笑了,高興地說,我給你做證明了,你出家的事就這麼定了。我說,那怎麼出家啊?找誰去啊?母親說,不要急,因緣到了就行了。<到臨往生的前一段時間交代遺囑的時候,母親說,05年下半年的時候,你出家的因緣就成熟了。<到那時候淨空老法師會給你安排的。

母親是2001年的陰曆6月15日往生的,往生前的128天當中,沒有吃飯,沒有喝水,沒有睡覺,一直在那裡念佛。真正體會到了佛在《無量壽經》上所講的“隨時悟入華嚴三昧”具足等持無量功德,無量三昧,隨時在定中,念佛不間斷,入了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境界,能夠體悟到她老人家那種不可思議的修為。特別有一次,我和她一起念佛做功課,做完功課以後,在一起坐著,面對面的坐著,忽然間感覺不一樣了,那種境界特別特別的寂靜,特別清淨,就像進入《華嚴經》上說的華嚴三昧一樣,太殊勝了!真的是不可思議!現在想起那種境界,當時共修的時刻,還是很歡喜,當時那種境界很寧靜,很清淨。老人家慈悲的攝受,真正的是為眾生,她自己做到了。

01年的陰曆6月15日上午,她在念佛,念阿彌陀佛。在念到“阿”的時候,帶著微笑就走了。現在8週年了,現在的身體變成了紫磨真金色身,現在還是這個狀態,念著“阿”,面帶微笑,還是這個樣子。就是為眾生作證明啊。她說,在01年6月15日往生以後,一定要保密,一定不能公開,要到05年因緣才成熟,才和淨空老法師匯報。母親在我們孩子的心目中,對她非常的恭敬,非常的敬仰,印象當中從來沒有食言過,沒有失信過,她說過的話,我們都百分之百地順從,百分之百地相信,因為她從來沒有對我們說過戲言,從來沒有說過沒被落實過的事情。所以我們有堅定的信心,母親既然這樣說了,一定能實現的。一定可以的。我們就等啊,等到05年。真的感覺是度日如年。這日子怎麼這麼漫長啊,要等到05年才能把這事情公佈出來讓老法師知道。<好不容易等到05年。

當時度日如年的等啊,真到05年後心裡又緊張起來了。又憂慮不安了。原因是什麼?<老法師一直在海外,一會兒在新加坡一會兒在澳大利亞的,到哪裡去找啊?從來沒有聯繫過,又不知道他電話,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兒,怎麼找得到呢?這就犯愁了。因為沒有機會和他老人家見個面,愁得的真是不行了。但是肉身菩薩說了,05年一定能見到。我們也有信心一定能見到的,不要急,既然說了今年下半年,就一定能見到。就在這個時候,台灣的悟道法師來大陸,來做中鋒三時繫念法會。第一站到杭州的東天目山做三時繫念。當時我們在北京(肉身菩薩是在北京成就的),一聽這是個機會,也許這是菩薩安排的,通過悟道法師有可能就會把這信息傳到老法師那裡。聽說他在東天目山做完法會就會到咱們山東的德州做一場三時繫念,在東方娛樂園裡徐會長那裡。我們從北京連夜就往山東趕,趕到了德州。到了德州就把我們的來意就跟徐會長溝通。把肉身菩薩的照片、文字簡單的介紹給他看。<他一看,這是件大事情啊!這是好事。徐會長學佛非常虔誠,願心發的很大。

他說我一定幫你解決這個問題。後來一想,三時繫念只有一天的時間,悟道法師來德州做一天的法會,第二天就要回去了,時間太緊了,還有很多人要見,抽不出來時間啊。徐會長說沒關係,就這樣我也想辦法讓你見一面。三時繫念的每一個時段都有休息的時間,就在這休息的段,悟道法師進了休息廳,徐會長就拉著我們說,趕緊走,只有10分鐘的時間休息,趁這個時間趕緊向他匯報。結果,我們帶著肉身菩薩的照片文字跟悟道法師介紹。悟道法師一看,也很驚訝很讚歎。說確實是一件大事情。他說我要想辦法親自把資料遞到老和尚手裡去,郵寄的話怕路上有誤差,萬一丟失了就太遺憾了。結果當場就撥通了咱們老和尚的電話。他說師父啊,這邊有一件事情要向您匯報。剛好老和尚在澳大利亞,要到香港住一星期。

悟道法師一聽,是因緣到了。他對我們說,這樣子,我在山東做完這場法會以後,然後到北京再做一次法會,法會完成以後,我就從北京直接去香港,然後老和尚從澳大利亞到香港,見面後我親自把這份資料交給他。當時我們非常的感激,感動的熱淚盈眶。>總算找到救星了,總算能把這件事情解決了,非常感激啊!我們參加完法會,就回到北京等這個消息、信息。悟道法師做完法會以後,一個人飛到了香港。結果老和尚的飛機晚點了,他說,他在飛機的大廳裡等老和尚,整整等了十幾個小時。我說真的不好意思啊!非常感激他,把這件事情總算讓老和尚知道了,我們太高興了,因為唯一的希望讓悟道師來給我們辦這個事情,結果他給辦到了。

我們回到北京以後,心裡也沒底,因為還是不很了解。老和尚能不能看到,看到以後怎麼辦呢?心裡還是沒有底;結果過了幾天忽然接了一個電話:我是淨空法師;我們一聽激動壞了,真的激動的眼淚鼻涕一起流啊!老和尚說資料和圖片都看到了,你們能不能來香港,把這件事情給匯報一下,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詳細地介紹一下。當時我說去香港要通行證;辦一個通行證至少要一個星期,您老人家只能住一個星期,我們的通行證還沒辦下您已經走了,到國外去了,這怎麼行呢?我說能不能來大陸;到大陸,哪怕一個酒店,一個地方說說也行。或是到深圳,離香港挺近的,去深圳也行。這樣一說,老和尚說去深圳,行!>你們就不用管了我來安排,深圳有個佛教圖書館,那裡老和尚經常去。他說讓深圳那邊邀請,然後你們從北京趕到深圳,然後我從香港到深圳去。

我們聽了以後,高興啊!夜夜睡不著覺,趕緊往深圳去!把這件事情向老和尚匯報,當時邊匯報邊哭,01年到05年,那麼多酸甜苦辣的事情,這要說出來。還有完整的錄像呢,將來給大家看看匯報的錄像,結果老和尚時不時的眼圈也紅紅的。當時胡居士(胡妮妮)也在,楊淑芬老師也在,聽了以後都流下眼淚了,她們說這位菩薩太感動人了,太偉大了這樣做。結果就匯報到肉身菩薩讓我出家。老和尚一聽說,好!我來成全你出家的事情。結果當天就選日子,選日子時說,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去準備一下,準備好以後,就到安徽的廬江實際禪寺去剃度出家。這就實現了菩薩說的一件一件的事,

我們一個星期以後,到了安徽實際禪寺。由於老和尚的親自蒞臨,那天非常熱鬧,人山人海的,法會很殊勝;剃度出家共七十二位。聽說老和尚到大陸,要到深圳來,東天目山當時派了一位攝像師來做攝像,是一位居士。我們在匯報這些事情的時候,他在錄像,他一聽老和尚親自選日子,要舉辦剃度法會了,像不攝了,像我不攝了,為什麼?我要出家。他趕緊的就回到了東天目山給齊居士說;他說老和尚在深圳選了一個日子,要剃度出家,他也想出家,當時齊居士就派了六十六位來出家,加上我,然後深圳那邊去兩個,北京那邊去兩個,好像一共加起來是七十二位,當時非常的殊勝,因為因緣難得。剃完度以後,他在經上講過,你看一下剃度

這麼多人,多麼殊勝,還講過這件事情。就這個因緣就出家了,出家以後,就到了深圳,肉身菩薩在北京成就的,後來為了方便起見,老和尚就說乾脆接到深圳去吧,深圳也離這挺近的,緣分也挺好;當時陳曉旭還在世,她是北京的居士,他們來護送,深圳向館長她們來北京迎接,悟宏法師來主持這個工作,把菩薩請到深圳。所以種種的因緣走到了今天,都是三寶力的加持。無論是怎麼樣子,已經不重要了;重要的是把佛法,把成就的果實展現給大家,這是主要的。<唐僧西天取經,九九八十一難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把真經取來了,過程是成就了唐僧的功德,果實是成就了眾生的法身慧命,這個重要。總算把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證明了,總算把肉身菩薩的心願給開顯出來了,讓一切眾生增信,看到了佛法的博大精深,成就的不可思議,這是佛門一大盛事,非常難得的因緣。<肉身菩薩自然成就的。一些法師大德過世以後,要把他們裝在缸裡,裡面放上白灰木炭把水分給吸乾,變成肉身再鍍金,不鍍金沒法展演。但是大願菩薩,她發的大願和佛相通達,和佛的四十八大願相應啊!她說我這個身體不要做任何的處理,只要放那裡不要動,自然成為紫摩真金身,現在看上去是紫紅色的身體,非常的莊嚴,不需要鍍金,像這樣的成就,歷史上是很少見的。





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

淨宗十德


夏蓮居老居士往生紀實



夏蓮居,少志學,博貫群籍,窮研理性,兼擅眾藝。中年,潛修內典,由宗而教,由顯而密,圓融無礙,會歸淨土。乙丑(1925),軍閥張宗昌督魯時,以莫須有之罪相加,籍沒家產,下令通緝,乃避禍東瀛。逾年,歸來,掩關津門。丈室唯供彌陀像,一心虔持聖號,冥心絕慮,專精行道。歷十載。感應道交,瑞徵屢見。見佛見光,從不示人。有詩云:一卷六字經,轉破千年暗。人云我念佛,我說是佛念。迷雲陳霧重重過,瞥見澄潭月影圓。九一八事變爆發,國難方殷。北京緇素一再堅請,乃來京卜居鼓樓之側。銳志潛修,盡心弘化,廣贊大乘,宣揚淨宗。誨人不倦,數十年如一日。求道問學者,日盈於庭。獲沾法益者,不可勝已。或明心見性,或坐脫立亡,或往生現瑞,或舍俗出家。至於聞教啟信,洗心向善者,更僕難數。

    乙巳(1965)仲冬,年八十有三。一日,謂人曰:“餘大事已辦,決舍濁世矣!”於時精神奕奕,開示法要,及修持所現境界,多為平素未曾道及者。旬日後,示微疾。夜間家人侍側,聞其念佛相繼。忽聞厲聲一唱,驚視之,即於此一句萬德洪名聲中,安祥往生矣。正念分明,說行便行。入彌陀願海,為學人楷模,信乎!有《關中念佛詩》若干首傳世。

大病中口占二偈辭世
生已無可戀,死亦奚足厭,
本來無生死,生死由心現。
了知諸法空,始信一切有,
西方有極樂,有佛無量壽。 

祈願:天下和順,日月清明。風雨以時,災厲不起。國豐民安,兵戈無用。崇德興仁,務修禮讓。國無盜賊。無有怨枉。強不凌弱,各得其所。

淨空老法師:阿彌陀佛無量劫功德的成就,莊嚴極樂世界


我們往生到極樂世界,到極樂世界,我們去是凡夫,煩惱習氣都沒有斷,別說習氣,煩惱都沒斷,沒斷煩惱能行嗎?只有這一個法門可以帶業往生,為什麼?到西方極樂世界,你不是證果,你還沒證初果,沒證阿羅漢,你還是凡夫。雖然是凡夫,極樂世界環境特殊,阿彌陀佛在那裡建立,給這些煩惱難斷的眾生,幫助他們,幫助他們離苦得樂,所以特別建立一個學校。極樂世界是學校,讓這些人無條件,就是煩惱習氣統統不斷,都可以到這個地方來修學。這個地方老師是誰?老師是阿彌陀佛,大乘經上所說的,《華嚴》上講的,佛以一音而說法,眾生隨類各得解。這是講的華藏世界,華藏世界就是西方極樂世界實報莊嚴土。
十方諸佛剎土實報土相同,但是這裡頭沒有小乘,沒有凡夫,他們進不去。唯獨西方極樂世界,阿彌陀佛大開方便之門,其他諸佛實報土你進不去,你到極樂世界。極樂世界,阿彌陀佛曾經發過四十八願,四十八願,接引這些造作罪業的眾生,帶業往生淨土,生到極樂世界凡聖同居淨土。我們這個地方,六道是凡聖同居穢土,不是淨土。極樂世界的同居土,它是淨土,它不是穢土,跟我們完全不一樣。它的淨從哪裡來的?阿彌陀佛本願威神加持的,與我們修行不相干。同時,阿彌陀佛無量劫功德的成就,莊嚴極樂世界,這是我們修淨土的人不能不知道、不能不感恩。
阿彌陀佛,方方面面都替我們想到了,只要我們相信這個世界真有,相信極樂世界真有阿彌陀佛,你就具足往生極樂世界的條件。念佛功夫淺深沒關係,甚至於臨命終時,這一口氣還沒斷,最後這口氣念的是阿彌陀佛,都能往生,方便到究竟處,沒有比這個更方便。在極樂世界誰教你?告訴你,極樂世界老師只有一個老師,阿彌陀佛。怎麼個教法?給諸位說,個別教法,你在那個地方所感覺到的,阿彌陀佛只對我一個人講,我想學《華嚴》,他就教我《華嚴》,我想學《法華》,他就教我《法華》。
每天往生到極樂世界的人無量無邊,極樂世界有多大?沒有人知道,太大了,跟虛空法界一樣大,從真如法性變現出來的,在中國,六祖惠能大師開悟的時候,最後一句話說的,「何期自性,能生萬法」。極樂世界是自性生的、是自性現的,自性沒有大小,沒有邊際,所以極樂世界的淨土也是沒有大小、沒有邊際,它能容,能容無量無邊十法界眾生。到那邊去,每個人都感覺得阿彌陀佛來教我的,這中國人講師承,這師承還了得,你的老師是誰?阿彌陀佛。阿彌陀佛是一切眾生的老師,親教師,不是阿彌陀佛請了很多老師來教你,不是,這個學校很特殊,老師就一個。
當然這個地方也挺熱鬧,為什麼?時時刻刻都有十方諸佛到這邊來參訪,來看阿彌陀佛,來對阿彌陀佛表示尊敬,客人。他們到這邊來作客,用意何在?幫助往生極樂世界的人,對於阿彌陀佛的信心,再增長一倍,你看看十方諸佛,都對我們的老師那麼恭敬,我們還能不恭敬嗎?還能不認真嗎?還能不歡喜嗎?還會有別的想法,到別的世界親近別的諸佛?沒有這個念頭了。你動那個念頭,那個地方的佛,就來拜訪阿彌陀佛,向阿彌陀佛致敬。這個境界多不可思議!
文摘恭錄自 淨土大經科註(第四回)第383集2016/10/20

淨土法門:真修行人,遇到什麼境界都感恩



同時我們會生起感恩的心。為什麼迴向偈要上報四重恩?父母恩,養育之恩,我們知道,我們要報。老師的恩,有教誨之恩,我們不能忘記,要報恩。國主的恩,那是保護讓我們有安定環境、安定的社會,成就我們的道業,要報恩。還有眾生,眾生真有恩,時時刻刻在磨鍊我們,這個一般人講這是冤親債主,他不知道恩德。

  冤親債主來磨鍊,看看你還會不會起心、會不會動念、會不會分別執著,沒有這些人來磨鍊,你怎麼知道你心清淨、心平等,你怎麼會知道?所以順境磨鍊我,善緣磨鍊我,看我起不起貪戀,會不會動這個念頭;逆境磨鍊我,惡緣磨鍊我,看我會不會起瞋恨心、會不會有怨恨,統統是磨鍊,沒有一樣不是磨鍊。
  舞台表演,演忠臣孝子的演得好,我們要獎勵他;演反面的演得好,也要獎勵他,都在教化眾生,都在考驗我們自己。舞台表演是教育,這個問題在哪裡?遇到接受教育的人,成功了;不接受教育的人,你就白演了,或者說你把他們都教壞了,為什麼?他不能反求諸己,他接受你的引誘,你把他帶壞了,這要負因果責任。
  遇到真修行人、真明白人,你不管是正面的、反面的,對他都有利,他都會感恩戴德;遇到不會的人、迷惑的人、煳塗人、沒有覺悟的人,那個麻煩可就大了。所以佛菩薩在世間,要裝成一個好人,為什麼?怕人家跟你學學壞了。這才要求威儀有則,威儀有則不是給自己的,給別人的。戒律就是限制人、防範人為非作惡,用意在此地。凡夫初學必須在這個地方紮根,這個地方不紮根,現在花花世界,他能不受誘惑嗎?他不可能的。要是受誘惑,就全變壞了;全變壞了,最後的結果是世界毀滅。


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

河譚和尚--一個韓國和尚念佛成就的故事

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

一個韓國和尚念佛成就的故事

上世紀六十年代,有一位在韓國佛教界不太出名的老和尚在釜山法雨寺圓寂了。他俗姓黃,法名河潭,19歲在金剛山長安寺出家,一直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作為自己的修行。

他不論坐著、站著,都是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在干活或吃飯時,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也不會丟掉。就這樣修持有十多年,跟別人講話時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也不會間斷,睡覺時也是跟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在一起。

後來,河潭和尚在三十多歲時就見到阿彌陀佛無量的光明並明心見性了。河潭和尚抑制不住體得無量光明和妙義的法喜,從金剛山下山了。他想在眾生前把「南無阿彌陀佛」這樣一個偉大的名號送到眾生的耳裡,消除他們的業障。為了這個目的,他來到了漢城。

在韓國日據時期,電影院的宣傳員在做電影宣傳時,通常在身上套一個桶,桶上貼一份海報,在大街小巷到處走。河潭就用這個方法,在自己身上套了一個桶,桶的四面和僧帽上都寫了「南無阿彌陀佛」。他背著這個桶,一天到晚高聲地唱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走遍了漢城大小胡同的各個角落。

他深深地相信:人們只要耳朵聽到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眼睛見到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就會消除業障。如果遇到對此產生興趣的人、生起確信的人,他就對他講述極樂世界和阿彌陀佛的法,並把念佛消業障的懺悔法門也教給他。像這樣,做了有五年。

對於幫助他的人,以前他是感謝,現在他是為對方祝願。無論是小事還是大的幫助,他沒有一句感謝的話,任何時候都是合掌說:「願以此功德,你將來成佛。」不論大人、小孩、男人、女人,只要給過他哪怕小小的幫助,他都彎腰合掌說:「願以此功德,你將來成佛。」

他成了喜愛酒的人。走在路上,嗓子干渴時,就直接進入酒家。在緩解了干渴,他就向酒家老板合掌半拜祝願:「願以此功德,你將來成佛。」有的人拿著食物和酒走到他跟前,對他說:「和尚!來一杯吧!」

他說:「好啊!」當他一飲而盡時,這些人又取笑又譏諷地說:「和尚,你剛才是喝茶還是喝酒呢?」「看你還喝酒,不像個出家人啊!」他一點不放在心上,照樣合掌恭敬地說那句始終不變的話:「願以此功德,你將來成佛。」就這樣,始終說這句「願成佛」的話。

河潭的晚年是在法雨寺度過的。該寺當時由大律師東山和尚住持,戒律極嚴。好酒的河潭沒法在這所寺廟裡住。東山和尚對他倒是很寬容,來去隨他,願意住就住,願意走就走。但河潭無法和大眾在大寮裡共住,也不能與大眾一起過堂用齋,他只能跟那些來廟裡干活的行者和做雜活的工人一起吃住。每天吃過早飯,他就走出廟門,直到夜裡才歸寺。

有一天,他把該寺的監院叫來說:「三個月後,我就要走了。」監院只當作是玩笑話,至於他是搬到哪裡還是離開人世,並不仔細過問。

後來,在河潭說要走的那天前的一個星期,河潭又叫來監院,把一捆由十元、一百元整整齊齊迭好了的六萬韓元(按現在算,不到一百元人民幣)交給監院。

河潭說:「我其它什麼都沒有,沒有一本經書,沒有一個木箱,也沒有一塊地。剛才這些錢是我全部的財產,就捐給廟裡用吧!」他又從襪子裡拿出三萬韓元,說:「這些錢用來處理我的後事應該足夠了。」

要走的前一天,河潭用泡了檀香木的水洗了澡,換上預先准備的壽衣。然後在干淨的地方,把洗澡前穿的衣服都燒掉了。這時,他真是一無所有了,除了穿在壽衣外的一件長衫和袈裟,連一塊毛巾和一雙襪子也沒有。

起初,監院聽河潭說「三個月後要走」,只當作是玩笑,這時看到河潭接二連三的異常舉動,也有些不安。在河潭要走的那天清早,他派了三個年輕僧人看著河潭。到了上午十點,河潭開口說:「現在到我該走的時候了。」旁邊看他的年輕僧人有點不耐煩地說:「你不知道現在是大殿供佛的時間嗎?你既然是個出家人,為什麼在供佛的時間走呢?」

河潭說:「你說的也對,你把我扶起來。」說完,本想坐著圓寂的河潭,在年輕僧人的攙扶下,往佛殿這邊走來。他在大殿的一處端正地坐著,很安靜地等到供佛儀式全部做完。他這時吩咐身邊的僧人說:「現在沒別的事了,請扶我躺下吧!」在身邊僧人的幫助下,河潭安祥地躺下了,用微小的聲音說了他一生最後的話——「願共法界諸眾生,自他一時成佛道。」

河譚和尚圓寂了。這時法雨寺的監院頓足捶胸,痛哭流涕地說:「唉呀!唉呀!真正有道的善知識撇在一邊,我真是眼瞎了、耳聾了,什麼也不知道啊!」

現在返照一下自己:當下的我是怎樣活著的,果真幸福地活著嗎?實際上,我們生生世世都在丟失自己的真心中活著。任何時候都在妄想、貪欲、嗔恚中顛倒迷惑,積累了數不清的業。此時此刻來到輪回的此處,而我們卻沉迷其中,毫不知覺。對「什麼是真正的幸福」也惘然不覺,對自己的前途命運並不做任何應該做的事。

我們想獲得真正的幸福,就必須學會直視我們的生活。在我們周圍,有許許多多不同的生活方式。在這些多得不可計數的生活方式中,我們視什麼為幸福的生活呢?財富多是幸福的生活嗎?名聲大是幸福的生活嗎?周圍的人向你虔誠禮拜是幸福的生活嗎?不然,就像河潭和尚一樣,最終一無所有,活在挨周圍人的罵、受周圍人的輕蔑中,但在他的內心深處,始終守持著不變的東西,享受安樂的生活。最後沒給任何人煩擾,灑脫自在地離開人間。你認為這樣的人是幸福的人嗎?每個人都可以做出判斷,往自己的真實狀況返照著去看,就會明白的。

河潭和尚以一句名號為所緣,功深力極,證入了念佛三昧,明心見性。從此,他遠離了身心憂苦,唯有無量清淨喜樂。他現生就處在極樂世界中,得到了究竟、永恆的大安樂。《涅槃經》說:「諸行無常,是生滅法,生滅滅已,寂滅為樂。」
願一切眾生早日成佛.

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

極樂世界的由來,自性變現出來的,不是阿賴耶。比起阿賴耶,兩個對比,阿賴耶是虛妄,是假的。它是真的,它不生不滅,它沒有變化。壽命很長,沒有變化,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,不需要睡眠。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,沒有夜晚,也就是沒有黑暗,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,大地都放光。 這個世...

熱門文章